马云不好意思谈论马斯克:他们在人工智能、移民火星和拯救地球上有分歧

马云非常欣赏马斯克的火星勇气。

马云说,人类需要马斯克这样的火星英雄,但他们“需要更多”来保护当前的人类英雄。

8月29日至31日,中国投资网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在上海举行,文、杨建凯主编、张丽娟源和CV Intelligence。会议的亮点之一是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共同主席、阿里董事会主席马云和特斯拉老板马斯克在开幕式上的“两匹马的对话”。

乍一看,用“两匹马”谈论人工智能听起来很奇怪。

马云创立的阿里巴巴源自电子商务,而马斯克创立的特斯拉源自电动汽车。

就传统印象而言,一想到阿里巴巴,电子商务总是比人工智能更重要。想到特斯拉,电动汽车的数量总是超过人工智能。

仅就人工智能而言,阿里巴巴和特斯拉的名字似乎与中国的同行不匹配。

然而,就未来经济而言,“双马”无疑是中美两国最富想象力空和最具前瞻性的商业领袖。

以“双马”为代表的新业务形式正在被人工智能迅速转化,或者两者同时选择人工智能,使他们开创的业务能够跟随、扩大和提升人工智能时代的红利。

然而,当他们享受人工智能时代的红利时,技术双刃剑的有害一面开始显现。

与此同时,有意或无意地邀请了“双马”对话。

然而,无论组织者怎么想,这场比赛都符合马云和马斯克的想法。

“两匹马”面对面交谈,告诉全世界,特别是中国和美国,也许这是双方的愿望。

“双马”到底说了什么?马云和马斯克在《两匹马》精彩的碰撞中双双上台后,会议现场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些关键词。两人直接就他们感兴趣的关键词进行了即兴的“关键词”对话。

“双马”首先谈论人工智能,意思是互相鼓励。

马斯克直接问马云,“人工智能”在中文里是指爱吗?后来,提到他对人工智能的理解,马云说人们需要对自己有更多的信心。他不认为人工智能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马斯克认为计算机的优势在于速度,而人类的优势在于认知。

目前,人工智能的性能令人惊叹。未来科学技术的发展速度可能会超过人类文明史,从而对人类生命构成潜在威胁。

有趣的是,几天前特斯拉的官方微信号引起了人们的注意。有些人留言说他们想问一些关于火星的问题。这次马云真的问起了火星。

马云问马斯克是否对火星感兴趣。

马斯克说,人类不能保证对未来的持续感知,我们也不能确认外星人的存在,但我们可以提高对贫穷宇宙奥秘的感知。

抓住对未来的感知,我们可能移民到火星生活。

马云非常欣赏马斯克的火星勇气。

马云说,人类需要马斯克这样的火星英雄,但他们“需要更多”来保护当前的人类英雄。

马云说,他周围的许多人都在尽力满足地球人的生活发展。

我们需要对未来负责,关注现在的生活,用人工智能改变地球。同时,人们的生活质量也会相应提高。

总之,它是改变外部生活环境,从而积极影响人类生活。

随后马斯克接过马云的话,表示他绝对支持我们现有地球文明的发展,但将1%的资源投入多星系生活也是值得的。

麝香在改善人类生活方面更直接。他认为,除了改善环境,如果人类想活得更久,他们需要改变基因结构。

关于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影响,马云认为人工智能提供了许多就业机会。

有了人工智能,人们可以一周工作三天,有更多的时间享受生活。

马斯克认为人工智能会使工作变得毫无意义,最后可能存在的工作是人工智能程序员。

在未来,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工程和艺术作品将会更受欢迎。

关于人工智能对教育的影响,马云认为人类的基本智慧是不可模仿的。我们必须有信心。

然而,教育方法需要变得更具创新性、建设性和趣味性。

马斯克认为,我们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创造新的教育方法,预测未来的最佳方式就是创造未来,这与他“让人们人工智能”的观点不谋而合。

看着“两匹马”的对话,两人针锋相对,互为补充。

总的来说,马云和马斯克走在人工智能的主干道上。人工智能伦理的主题基本相同,但应用场景和技术路径不同。

为什么“两匹马”形成不同的人工智能价值?这得回到两个人背后的人工智能商业地图上。

在一个典型的城市中产阶级生活中,“两匹马”人工智能象棋游戏可能用最新的自动驾驶系统驾驶一辆红色特斯拉。回家后,他可能会和猫精灵聊天来解除无聊。聊天结束后,他可能会随便拍一张产品照片,然后在淘宝上搜索并识别。几秒钟后,他就能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双马”商业帝国中的人工智能非常安静。当你使用它时,你不会感到奇怪,甚至不会习惯它。然而,当你换一辆不同的汽车或应用程序时,你会立即感觉到它们之间的巨大差异。

无论是阿里巴巴还是特斯拉,他们的人工智能都是从最初的商业生态系统中发展出来的,并紧密地嵌入到这个生态系统中,与其他组件一起塑造你的商品体验。

阿里在五六年前招募了大量高级人工智能研究人员,为企业转型升级服务。

起初,从学术理论到商业实现的过程相当艰苦。

作为常识,一家以在互联网行业的运营而闻名的公司如何理解技术研究中“极客”的思想?一个每天发论文的研究人员如何才能适应规避风险和谨慎反复试验的操作规则呢?在一个充满力量的地方,人工智能研究人员已经在一个容忍错误、小心尝试和错误以及不断迭代的环境中完成了技术的商业化。

无论是视觉识别、语音识别还是语义理解,这些高级词汇对阿里来说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销售好商品。

也许正是这种实用主义和不断调整的商业前景让阿里一步一步向上。

有了算法,需求如此之大,我们不妨雇佣一个知识产权提供商,雇佣一群人自己设计芯片。基于规模经济,硬件研发成本相对容易支付。

阿里的人工智能用于销售商品,而特斯拉的人工智能用于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今年4月下旬,特斯拉发布了带有14纳米制程人工智能芯片的全自动驾驶(FSD)电脑。

马斯克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自主开发的芯片是最好的,并没有忘记迪斯激光雷达版本的自动驾驶仪方案,重申其“相机+数据+神经网络”自动驾驶仪路线。

特斯拉的力量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优秀的汽车工程师团队,他们一年到头都经常被苹果挖走。其次,特斯拉电动汽车的年销量积累了大量真实数据。

专业知识与大量真实数据相结合,这是人工智能的唯一测试场所。

当然,马斯克的人工智能布局应该更加耀眼。

侵入式脑-机接口帮助残疾人恢复他们的运动能力。OpenAI把责任和道德作为自己的职责。

这些酷的人工智能竞赛几乎是不可抗拒的。

如果有一件事可以帮助拯救残疾人和维护技术正义,而发起者仍然是一个巨大的爱好者,这真的很难拒绝。

但是视野越好,就越令人担忧。

在人工智能的掌声中,关于道德伦理和公共福利的讨论日益增多。在技术大规模商业化之前,人们越来越想知道掌握了最强人工智能武器的商业领袖是怎么想的。他们的想法和行为一致吗?去年冬奥会期间,马云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马斯克是一位伟大的企业家。

至于谁更好,马云说,作为同一个企业家,他钦佩马斯克的远见、勇气和勇气。我们互相尊重。

现在,如果我们想从“两匹马”中找到共同点,这场人工智能对话最重要的一点是,它们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人工智能在中美两国的应用方向。

就在两天前,马云还强调人工智能应该被翻译成机器智能。

智能世界有“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三个要素:互联网是生产关系,云计算是生产力,大数据是生产手段。

未来将是互联网大数据和这些生产关系、生产力和生产手段的大计算。

他还说,我们不应该害怕创新型企业会成为巨人。我们应该担心的是巨人不会创新。

所有大公司的市值或规模都不大,但责任重大。只有那些肩负重任的人才能走得更远。

但对于马斯克来说,即便他马云不好意思谈论马斯克:他们在人工智能、移民火星和拯救地球上有分歧不是科技悲观主义者,且对科技向来是持一种开放的态度,但一提到人工智能,他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但对马斯克来说,尽管他不是技术悲观主义者,对技术一直持开放态度,但在人工智能方面,他的态度完全不同。

他曾声称人工智能是当今存在的最大威胁,并将人工智能的研究视为召唤恶魔。

在上周五的一次采访中,他再次表达了自己的担忧,“人工智能可能比人类聪明得多。人工智能和人类的智力水平相当于人类和猫,差距可能更大。我们确实需要非常仔细地开发人工智能。

马斯克表示,一些研究机构,尤其是谷歌的深度思维(DeepMind),已经开发出阿尔法围棋(AlphaGo)和阿尔法零(AlphaZero),渴望开发出更复杂、更强大的人工智能系统。

有些人不认为人工智能可能对人类构成威胁,也没有进行人工智能研究的规章制度。

“在考虑吸取教训之前,我们不想犯错误。

“对马斯克来说,飞越太平洋与马云交谈并非无意寻找盟友和学习方法。

自动驾驶死亡,脑-机接口谋杀…大胆激进的尝试总是很难避免道德责任问题和疑虑。

马斯克可能需要从他的中国同行那里学到更多道德、责任和公共利益方面的东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视讯官网 » 马云不好意思谈论马斯克:他们在人工智能、移民火星和拯救地球上有分歧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