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迪达斯没有“三杆”?耐克、彪马和特斯拉都笑了。

作者:众所周知,阿迪达斯旗下有三个品牌系列,分别是性能(三条纹)、复古系列原创(三叶草)和运动时尚系列风格(球LOGO) 近日,欧盟总法院(GeneralCourt)裁定,运动品牌阿迪达斯的“三条纹”标志无效,因为它不被认为是独一无二的。 阿迪达斯VS欧洲鞋类欧洲知识产权局表示,该商标没有显著特征,无论是内部的还是通过使用获得的,都是一个常见的符号。 与此同时,欧盟普通法院表示,它不会考虑不尊重商标其他基本特征(如颜色)的其他使用形式。 阿迪达斯对此表示失望,但该公司表示,该裁决仅对三条纹商标的有限使用有效,不影响更广泛的保护范围。 咨询公司布兰德金融(BrandFinance)首席执行官大卫·黑格(DavidHaigh)表示,这一裁决可能会削弱阿迪达斯品牌的价值。 目前,该品牌价值143亿美元。 早在2009年和2011年,ShoeBrandingEurope就向欧洲知识产权局提交了两份商标注册申请,一份针对普通鞋,一份针对安全鞋。 阿迪达斯对此提出了反对称。鞋品牌欧洲的“两个酒吧”类似于它已经注册的“三个酒吧”。它的两个商标注册将从“三条”商标中获得不当利益,这对阿迪达斯是有害的。 2018年3月,欧盟普通法院第九分庭裁定,鞋品牌欧洲公司(ShoeBrandingEurope)申请“双杠”商标注册被驳回。 然而,“三条纹”商标的无效是双方博弈的最新结果。 20世纪20年代,两兄弟鲁道夫·达斯勒(Rudolf Dassler)和阿道夫·达斯勒(Adi Dassler)把他们母亲的洗衣房改成了德国南部小镇黑佐根·奥瑞切尔的一个车间。他们发明了一种自行车驱动的皮革切割机。他们用各种可用的材料,从降落伞到军用头盔,建立了“达施勒兄弟鞋厂”,并开始试用运动鞋。 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期间,达施勒兄弟主张为美国黑人运动员杰西·欧文斯提供防滑钉。结果,欧文斯赢得了四枚奥运金牌,达施勒兄弟鞋厂成为热门。 1948年,大哥鲁迪搬到镇上的河对岸,创办了彪马。弟弟阿迪留在河边的山上,用自己的名字注册了阿迪达斯。 起初,阿迪达斯两侧的窄条纹只是起到加固作用,但很快发现这些条纹带来了巨大的识别价值。 1951年,阿迪达斯从卡鲁的小型芬兰体育公司购买了“三个酒吧”的商标。 这个商标一直使用到现在。 然而,从21世纪初开始,阿迪达斯开始在世界各地“奔波”,以捍卫“三条纹”的商标权。不管这些衣服有多少条纹用于运动或休闲,不管鞋子有多少条纹,甚至汽车制造商也不能幸免。 捍卫“三条杠”不能用几种方法来完成。世界两大运动服装公司阿迪达斯和耐克除了竞争专利之外,还在跟进商标纠纷。 2016年,阿迪达斯正准备起诉耐克为巴塞罗那俱乐部本赛季主场队服增加7条深色条纹,这与阿迪达斯的专利非常相似。 除了强大的竞争对手耐克,甚至由一个亲密兄弟创立的彪马也在“罢工名单”上 2017年2月,阿迪达斯起诉彪马在彪马运动鞋的两侧使用“四根杠” 与此同时,2017年2月,阿迪达斯致信总部位于洛杉矶的Forever21,威胁要起诉6件服装中使用的条纹设计,从而刺激该快速时尚品牌采取法律行动。 这一事件可以追溯到2015年,当时阿迪达斯起诉Forever21在“忍者神龟”和“臭虫兔”主题服装中使用的“三杆”设计。 当时,Forever21在对阿迪达斯的诉讼中写道,我们有权设计和销售带有装饰性和装饰性条纹的服装,但这一权利像乌云一样笼罩着Forever21。 我们公司不愿意停止做我们有权做的事情,更不愿意给恶棍一笔钱,这样可以减少麻烦。我们再也受不了了。 然而,这仍然没能改变阿迪达斯捍卫“三极”的决心,就连制造这辆车的特斯拉也没有放手。 2017年2月初,阿迪达斯将特斯拉告上法庭,因为特斯拉在衣服、帽子、童装和其他产品上使用了最初在Model3Sedan上使用的标志。阿迪达斯认为,他们的Model3S标志涉嫌侵犯了该公司的“三条纹”商标。 此外,阿迪达斯还起诉Skechers、MarcJacobs等。 捍卫商标权当然是有价值的,但市场上不允许以维护为幌子的变相垄断,阿迪达斯也应该反思这一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视讯官网 » 阿迪达斯没有“三杆”?耐克、彪马和特斯拉都笑了。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