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快政策顶层设计,住房和建设部推荐住房保障立法

经过11年的住房保障立法,新消息终于传开了。 8月14日,住房和建设部官方网站发布了《努力实现全民安居——中国住房保障成就综述》,其中提到:住房和建设部相关官员表示,将加快推进住房保障立法。 受委托起草《住房保障法》理论版的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洪亮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从观察的角度来看,我国目前的住房保障市场没有发生任何根本性变化。” 包括2008年起草住房保障法时的城乡差别。中国的住房保障还没有完成从“砖头填筑”到“人头填筑”的过渡。此外,当时在起草《住房保障法》时,关于住房保障是否应该保护每个人的“生活”这一有争议的问题还没有达到这一水平。 “因此,现住房和建设部提议加快住房保障立法。这更表达了现任住房和建设部有时间、精力和人力推进和完成住房保障立法工作的愿望。 ”王洪亮判断道 根据住房和建设部的声明,住房保障立法应“明确国家一级住房保障的顶层设计和基本制度框架,强化各级政府的住房保障工作职责,为规范保障性住房的准入和退出提供法律依据” 根据2014年出版的《城市住房保障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的对比,《泰晤士报》记者发现,住房和建设部的制定与已经出版的《征求意见稿》没有太大不同。 然而,《征求意见稿》(Draft for Comments)已经发表了五年,并被写入了国务院2017年和2019年的立法工作计划,但并没有得到进一步的推进,或者更多的是与住房保障的不成熟发展和责任部门之间的博弈有关。 自2007年以来,随着经济适用房管理条例历经十多年的曲折,住房保障立法一直在酝酿之中。 2008年11月,《住房保障法》被列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五年立法计划。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住房保障司负责起草这项法律。2008年底,清华大学法学院和深圳房地产研究中心分别受托起草该法的理论和实践版本。 时间已经转移到2012年,但住房保障立法正在经历一场激烈的骚动——2012年3月15日,caixin.com援引接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的人士的话说:“由于时间过早,住房保障法的起草将被推迟,行政法规——基本住房保障条例将首先制定。” 王洪亮向《泰晤士报》记者回忆说,当时的调查发现了很多问题——首先,当时的住房保障目标是保证每个人“住在某个地方”,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很难达到这个位置,城乡住房保障差距很大,城镇住房保障体系相对完善,农村相对匮乏,这也增加了“住在某个地方”的难度 其次,“夹心阶层”的住房保障仍然是经济适用房。经济适用房可以上市。将其纳入住房保障体系并享受与廉租房和公租房相同的保障政策是否不公平?“总的来说,当时的立法环境和条件还不够成熟 ”王洪亮指出,也正是基于此,考虑到立法难度和立法过程,住房保障立法已经从原来的《法》降级为《条例》。” “法国的立场仍然相对较高 “北京(房地产)大学房地产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楼建波(Building Jianbo)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各级法院在审理案件时更注重法律和行政法规,而不是部门规章和地方立法。此外,住房保障还涉及财政支出,根据我国预算法的规定,财政支出只能在法律规定的支出项目中给予。 《泰晤士报周刊》记者发现,住房保障法草案尚未披露。 然而,2014年,国务院发布了《城市住房保障条例(征求意见稿)》,在接下来的五年里,虽然城市住房保障条例已经多次纳入国务院的立法工作计划,但没有取得最新进展。 “从住房和建设部以及民法典编纂的角度来看,租赁市场是以前关注的焦点 《民法》也将财产管理和租赁合同编入法典 目前,由于《民法典》的编纂即将结束,并将于2020年通过,住房和建设部及相关立法部门也可以腾出精力开展住房保障法的相关立法工作。 ”王洪亮说道 关于中央和地方分工的悬而未决的数据显示,中国经济适用房的供应正在快速增长。 根据住房和建设部8月14日发布的数据,自2008年经济适用房项目大规模实施以来,到2018年底,全国城镇共启动约7000万套经济适用房项目。 我国住房保障的类型也在不断改善。 然而,王洪亮认为,目前我国的住房保障市场和我们在2008年调查的住房保障市场在本质上没有变化。 “中国的住房保障仍处于初级阶段,这一事实突显了这一点,主要是以‘实体填充’的形式——主要是对住房供应方的保障的补贴,包括对廉租房或低价公共住房的建设和运营的补贴,以及对向低收入家庭供应私人住房的补贴。 但成熟的方法应该是“弥补损失”——以现金形式支付给租房者的租金补贴,以及为买房家庭提供的税收减免。 ”王洪亮说道 各地都在积极探索这一点。 杭州(房地产)市住房保障和房地产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在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杭州在公共租赁住房领域不断创新保障方式,目前租金补贴也是其中的一大部分。 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杭州共有5921户家庭享受货币补贴。 此外,明确中央和地方当局的权力和责任是另一个需要解决的难题——“如何明确中央和地方当局的权力、责任和利益?”同级部门如何分工?解决这两个问题的困难是住房保障立法从“法律”降级为“法规”的原因,也是住房保障立法中最大的困难。 ”卢剑波说道 《征求意见稿》提出了职责分工:国务院住房和城乡建设主管部门负责全国城市住房保障工作,国务院其他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城市住房保障相关工作;县级以上地方政府住房保障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城市住房保障工作,县级以上地方政府其他有关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城市住房保障相关工作。 “以前,廉租房主要由中央政府出资 然而,2014年,全国各地的公共租赁住房和廉租房将共同运作。 目前,中央政府对公共租赁住房及其配套基础设施有专项补贴资金,但不清楚补贴力度有多大,也不清楚地方政府是否愿意承担这笔资金。 ”卢剑波指出 这一困难可能会继续影响住房保障立法。 “但必须有关于住房保障的立法,明确权力、责任和利益也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 ”楼剑波说,“建议作为一项国家立法,住房保障立法应从底线立法原则出发,明确基本规则和底线原则,以顺利推进和完成相关立法工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视讯官网 » 加快政策顶层设计,住房和建设部推荐住房保障立法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